斠若画

[墨班]对四个矮子(雾)的小采访

*含私设鲁班七号的四个皮肤,请注意避雷。

*微双七,我挺吃福禄x木偶这对儿的(顺序没反),但是从来没有过粮,可能我是亲妈系列orz


Q:对墨班的看法?


[机关造物]

“估计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对面的大高达,没人能感觉出来他们的关系。”小机关人转头瞥了眼搁在墙角的一排机关机甲,“别人家的情侣从早秀到晚,他们俩从早上就开始默契地互相不搭理对方,偶尔叫一句让他去干个什么事,到晚上睡觉还一人半边床。连福禄和木偶那俩都秀不过,我……”

迷之停顿后,再次无奈地开口。

“我也……我也不好说什么……”


[木偶奇遇记]

“……”

沉默了很长时间,带着护目镜的小机关人终于抬头发出声音。

“平时没什么交流。说话最多的时候就是吵架。他们还是更像合租不久的人吧……说起来我都不太清楚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……”


[福禄兄弟]

“啊,看法这个东西,真的没法往好里说。根本看不出来他们之间能有什么特别的关系,做情侣哪有像他们俩似的整天一句话也没有,顶多吵个架有点交流……而且吵架的时候从来不会带上‘这日子没法过了’‘我们迟早分了吧’一类的话,也许他们都忘了他们是情侣……?

“那种事?

“去找电玩问,我们没那个闲工夫为他俩操心了。”


[电玩小子]

“噢,你说那种情侣之间应该做的事啊。”

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游戏,歪着头想了想,总算给出了些有用的信息:

“也就做过那一次,还是因为有次吵架。吵架的原因是女孩子们的情书问题……啊,这种东西多了好不到哪去,还挺招灾惹祸的。

“快给我个机会,我要借着这次采访向广大迷妹说一句话!

“多写情书,越多越好,官方发不发粮就看你们的了!![对着镜头大喊.jpg]”


(鲁班:这电玩不是亲的[扶额]

我的妈啊今天放学时小区里多了一只灰黑色的猫!!见到我过来还用身子蹭蹭我!!尾巴都贴上来了!!!!!!

猫真是太可爱了 等着我去写墨班的猫化。

[墨班]安全教育。

前两天旁边学校发生的事,突然脑洞写下来了。


校外的长椅上,两个学生样的人并排坐着。

“旁边那个学校,有个同学从另一个同学面前走过去,那个同学刚好把腿伸出去,走过去的同学绊倒了。”鲁班放下手中的饮料,盯着前方的几只麻雀突然冒出这么段话,“太阳穴那儿刚好磕在桌子角上。当场死了。”

“如果这不是真的,那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。”旁边的墨子瞟了眼鲁班,很快也把视线转到麻雀身上。

“老师给我们做了很久的安全教育,因为这事。”

对这件事,两人再没有发表看法,连一句轻轻的叹息,或是其它什么感叹的话也没有。

[墨班]同居三十题

*最近填坑有点慢……先码个三十题歇会儿……


1.相拥入睡

下次得灌个热水袋,这民工身上太凉了。

鲁班在心里翻个白眼,无可奈何地卷了被子翻个身接着睡。


2.一同外出购物

鲁班把墨子拉到了玩具店:

“看,你的家人。”

盯着面前一堆钢铁侠汽车人的墨子:……真当我看不到可变形的童话城堡。


3.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
“你觉得这片子怎么样?”

“也是苦了这姑娘。”

两人窝在沙发里瞅着爬不出屏幕的贞子,磕着零食发表了一次难得友好的谈论。

贞子:mmp


4.一方的起床气

“说了我自己定闹钟!!轮不到你个民工来叫我!!!”


5.做饭

“今天又吃炒鸡蛋?”

“……废话。也不看看你多久没去买菜了。”


6.大扫除

鲁班七号:说真的,我和墨一炮家的大高达在这,大扫除,不存在的。

(虽然我们不是扫地机器人。


7.浏览过去的相片

“看,螳螂。”

为鲁班七号教学昆虫的分类时,鲁班摆着玩具店找家人的表情指着照片上改模前的墨子。


8.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迷妹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?

墨子说,你来我们信箱看看就知道了。


9.相隔两地的电话

“歪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喊完鲁班就放下扩音器挂了电话。

没想干啥,突然想烦烦蠢民工(x


10.早安吻

不会炖肉,肉渣都不会。



没码完……没想到码个三十题也挺累的,明天继续orz

[墨班]没有暖气的同居

*应该标注一下,是墨班墨班墨班不是墨七。xd


鲁班大概是在凌晨两三点醒过来的。

刚想起来找杯水和突然放缓了动作——床另一头的人睡眠很浅,一有点动作就容易警醒。想了想还是慢慢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天很冷,偏偏暖气又停了。

尽管套了件秋衣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鲁班捧着杯热水暖着被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默默想着,顺带盘算了会儿暖气什么时候来。

刚刚还温热的被窝已经冷了下去。隔着玻璃,依稀能辨认出灰暗的空中还飘着几片零星的雪花——某种状态下也算是雪上加霜了。

有种把身边的东西一把火烧了才能暖和点的感觉。

才躺下不久,身边的人突然靠了过来,然后鲁班就觉得自己被往一个同样冰凉的怀里靠了靠。

“喂,你醒了?”

鲁班压着声音问了句。

没有回应,但答案已很明确了。

“别靠那么近,你身上太凉了。”

“太冷了。”

“你这样我也冷。”

“我也冷。”

…………

关于冷的对话不知道被反复了几次,最后墨子干脆把人直接按在怀里。

“这样都能暖和点。”

“……”怀里的人也没多反抗,在内心深处朝着墨子翻了个白眼。


一缕暖意逐渐在二人间蔓延开来,起初只是一点点,逐渐慢慢地伸展开来,就像一只小猫从沉睡中缓缓醒来。最后整个被窝的温度都开始升高,也给这不算大的、冰冷的房间增添了些许温暖。

“…你睡着了?”

怀里的人没反应,看来确实已经进入了睡眠。

墨子稍稍松了松胳膊,揉了揉那人蓬松的发顶。

“晚安,小木匠。”


——终于码完了,撒糖xd

我还是挺喜欢这篇的哈哈xx

[墨班]采访

*采访的角色是七号。

—最近大师的情况怎么样?
“大师状态很好。”小机关人咧开猫嘴,“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是单身。我也挺不明白的,明明被迷妹包围得连家门都不敢出,怎么到现在为止就没有一个女朋友呢?”

—大师和墨子的关系怎么样?
“能怎么样?天天掐天天掐,俩人分开了就嘴掐。那智障民工是没什么反应——大师看上去也没什么反应,私下里天天跟我念叨墨翟这有病,墨翟那有差,墨翟前天干了什么破事,墨翟昨天整了什么玩意儿,墨翟将来又得成什么人,就他这个思想将来得……”

—之间发生过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吗?
“有啊。上次采访大家'对峡谷外的朋友有什么想说的',墨子说挺想念大师的。”
“我把录像给大师传过去之后,大师沉默了很久。大概是纠结了挺长时间后,他对我说,我陪你去峡谷转转吧。”


*本来想多写点的但实在是凑不下去了xx
*墨班其实挺好的。就是粮少。少到我可以用两只手数过来这样orz
*估计基本上没人看哈哈xd墨班这边的人真是太少了……

[墨班]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——听说你们稷下需要帮手?”

披着黑斗篷的人不顾旁人的视线,大体打量了四周的环境,最终把视线定格在一旁沉默的青色机甲上。

斗篷几乎挡住了脸,使得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除了青色机甲的操纵者和跟随其的机关造物,大概没人能察觉他的心思。

“本来因为那个混账民工,我是不想帮你们的。”

青色机甲的目光闪了一下。

“但是看在小七的面子上——”

并没将余下的话语补全,声音的主人略带轻佻地拨开连帽,正眼对上聚焦过来的目光。

没等人做完下面的介绍,青色机甲突然被操纵上前,伸出手臂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公输家主。”


*一时爽文哈哈哈哈。xd大概是稷下遭到攻击紧急需要帮手,七号就把大师拉了过来(真够草率